首页 > 资讯频道 > 新闻 > 民航快讯 > 正文

民航的四张标准保单:战争多被列为除外责任

责任编辑:黑鹰  字号:TT

2014-09-16 15:0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我要评论 0

    核心提示:2014年7月,被业内外人士称作“人类民用航空史上最黑暗的一月”。马来西亚航空MH17、复兴航空GE222、阿尔及利亚航空AH5017相继遇险,8天时间,458人罹难。再加上3月份失联至今的MH370上的239人,人们在悼念的同时,又一次意识到空运的风险。

  2014年7月,被业内外人士称作“人类民用航空史上最黑暗的一月”。马来西亚航空MH17、复兴航空GE222、阿尔及利亚航空AH5017相继遇险,8天时间,458人罹难。再加上3月份失联至今的MH370上的239人,人们在悼念的同时,又一次意识到空运的风险。

  不过,对于跨地区出行,飞机仍是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7月25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理事长Tony Tyler也表示,全球每天约有10万个航班在安全运营。2013年全球30亿人次乘坐民航客机出行,有210人在事故中遇难。

  虽然2014年已经超出这个数据,但Tyler强调,“飞行仍然是最安全的出行方式。”

  民用航空从一开始最基础也是最高的要求就是“安全”,为此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和管理方式都被运用到飞行安全的保障上。从制造、运营、空管等不同工种的相互协作,形成完整的闭合链来保障航班的安全。

  在这个民航系统的闭合链上,航空保险成为最后一道风险保障,从航空业发展之初,就与其相伴相生。

  战争多被列为除外责任

  上世纪伊始,飞机已开始商业运营,成为普遍意义上的交通工具。

  几乎在同一时间,第一张航空险保单在英国诞生。由劳合社和白十字保险协会共同组建的第一个飞机承保团,起草了最早的航空保险条款。经过百年的发展,其已成为全球航空险市场的通用条款。

  目前,航空险有4张标准保单,分别为“机身零部件一切险及航空公司责任险”、“机身战争险”、“机身免赔额保险”、“战争第三方责任超赔保险”。

  “机身零部件一切险及航空公司责任险”是航空险的主保单,AVN1C作为其标准条款,可简单分为机身零部件一切险和综合单一责任限额两个部分。

  机身零部件一切险的赔偿责任包括飞机、零部件的物质损失、飞机失踪、飞机降落在不能再次起飞地的拆卸、运输、修理等费用。

  一位航空险专业人士解释称,无论是飞机磕了碰了的维修费用,还是飞机摔了以后的全损,都在这张保单项下赔偿,但是战争被列为除外责任。

  这里的“战争”有着更广泛的外延,包括战争、敌对行动、军事行为、武装冲突、罢工、骚乱、暴动、劫持、恐怖活动、政府征用等行为。这些行为发生时,在机身零部件一切险项下,保险公司不会承担赔偿责任。

  现在的综合单一责任限额,把乘客责任险和第三者责任险打包在一起。第三者责任险指的是对非机上人员的赔偿责任,比如“9·11事件”中双子座里的遇难者,获得的就是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

  在标准条款AVN1C项下,乘客责任险中战争不被列为除外责任,但是第三者责任险中战争除外。在航空险协议签订时,一般会加一个批单AVN52E覆盖战争条件下第三者责任险的除外责任。“批单,就是指对标准条款进行的修改,也可以理解为对标准条款责任的补充。”上述航空险人士对此解释称。

  机身战争险保费上涨

  主保单之外,通常情况下还会有另外3张保单。其中一张是“机身战争险”,覆盖主保单项下机身险的战争除外责任。换句话说,战争条件下的飞机损坏和坠毁,都会由这张保单来赔付。

  在马航MH370失联的第48个小时,作为马航机队首席承保人的安联(Allianz),就按主保单向马航赔付约1亿美元的机身险。一个月后,因为失事原因未明,马航机队的共保人按照50/50原则划分保险责任,机身险和机身战争险各赔付50%。其中,安联(Allianz)作为机身险的主承保人,而机身战争险的主承保人为劳合社的Atrium。

  一位航空险经纪人士表示,MH17同MH370一样,包含在马航投保的机队航空险保单中。由于MH17被导弹击落,现在机身战争险的保费已经开始上涨。

  航空险的第三张保单“机身免赔额保险”,覆盖主保单项下的机身免赔额。主保单中的机身险一般会按最大起飞重量拟定一个免赔额。例如波音747的免赔额大约是100万美元,主保单的机身险对100万美元以下的损失不予赔偿。如果航空公司认为自身只能负担30万美元的机身风险,那么可以专门买张30万-100万美元的机身免赔额保险,将30万美元以上的免赔额风险也转移给保险公司。

  有的保险人认为,免赔额以下的保单出险频繁;但有的保险人则认为这个范围不会有太大损失。不同的保险人,有着不同的风险偏好,于是形成不同的航空险市场。

  9·11后遗症

  上述三张保单之外,作为第四张的“战争第三方责任超赔保险”,覆盖主保单项下所增加的AVN52E的超赔部分,也就是战争条件下超过第三方责任限额的部分。

  “9·11事件”发生之前,大多数保险人认为该项下的出险概率很小,投保人在主保单的基础上只需增加少量保费就可以签订该张保单。

  但是,“9·11事件”让整个航空险市场遭受重创。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估计,“9·11事件”导致的战争责任项下的赔偿额达到60亿美元,相当于国际航空险市场三年的全部保费收入。于是,保险人采取联合行动,宣布注销战争风险扩展批单。

  除此之外,航空险市场费率暴涨,在美国涨幅甚至高达400%以上,这给航空公司带来沉重的运营成本压力,特别是不能充分投保战争责任险。

  这一现实情形已危及到航空业的发展,政府不得不出手相助。“9·11事件”以后,大约有60多个国家的政府先后对本国的航空公司提供5000万-20亿美元的战争第三者责任风险超赔担保。

  2002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的《2002美国恐怖风险保险法案》(TRIA),规定由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代表美国政府提供战争风险担保并收取较低的保费,即被保险的航空公司每起飞一架飞机缴纳7.5美元战争险保费。TRIA法案的有效期被一再延期,目前已推迟到2014年12月31日。

  如今,中国已不再为航空公司提供战争第三者责任风险超赔担保,各家航空公司从2014年4月1日起,开始各自投保战争第三方责任超赔保险。

  全球最大航空险保单

  中国的航空险市场有2张总保单,其中“34家民航机队统一大保单”为全世界最大的航空险保单。

  这34家民航机队囊括了国航、东航、南航等国内主要的航空公司,由中航联保险经纪公司任直保经纪人,人保财险为首席承保人,经由Marsh和Willis两家再保经纪人,将60%的保单份额分出至全球航空险市场。

  另一张为“海航及其子公司机队保单”,由扬子江保险经纪公司任直保经纪人,平安任首席承保人,同样是大份额分出至全球航空险市场。

  前述航空险经纪人士表示,一般航空公司的保单都是承保整个机队,风险会巨大,不会由一家保险人来承保。通常会有一两家经纪人负责安排,先到航空险市场上去询价,挑选主承保人,然后再去找跟随市场,最后形成一个共保的结果。

  机身险保额一般由航空公司自己估值,最后同保险人达成协议价值,而责任险保额通常按机型和架次来核算,在此基础上算出总保单的保额和保费。上述航空险经纪人士称,“34家民航机队统一大保单”可以说是全世界最难算的航空险保单。

分享到:
0
热门点击

外籍男带144部iPhone机场闯关 创历史之最

记者从北京海关获悉,日前某外籍男性...[详情]

乘客飞行中拒关手机 殴打安全员致飞机返航

11月13日凌晨,一名男子在北京飞往大...[详情]

落马老虎怎样押解进京:头等舱全部清空隔离

首先要控制住涉事官员,这一步纪检干...[详情]

中国民航反腐:谁是马亚东?谁是潘浩文?

2006年,本是投资经理的潘浩文成立中...[详情]

  • 航空网微博二维码

  • 航空网二维码

  • 航空网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 2014 www.han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航空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14004452号  航空网信箱 cn@hangk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