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频道 > 通航 > 通航产业 > 正文

揭秘中国自制飞机的那帮人

责任编辑:黑鹰  字号:TT

2014-10-21 14:33   

来源:私人飞机网  我要评论 0

    核心提示:惠州城郊一处空旷的平地上,一栋美式house旁,一间只有一层的厂房就在50米开外。厂房里没开灯,傍晚的阳光透过墙上方的通风口,落在正对门的一架木制飞机上,细密木头纹理的机翼微微泛着光。

  惠州城郊一处空旷的平地上,一栋美式house旁,一间只有一层的厂房就在50米开外。厂房里没开灯,傍晚的阳光透过墙上方的通风口,落在正对门的一架木制飞机上,细密木头纹理的机翼微微泛着光。

  灰尘在光线中起舞。这架未完成的飞机已经很久没有人触碰——它的主人,40岁的深圳人颜国忠,今年8月底因病去世。

  

\

  自制飞机玩家颜国忠

  “壮志未酬身先死。”病危时,颜国忠在ICU病房里对前来探望的杨伟民说。杨伟民曾在深圳当摄影师,几年前就开着自己制造的木头飞机飞上了天,后来又开办了一家航空网站。网站上面聚集了一批国内飞友,颜国忠生前喜欢泡在上面。

  深圳商人何呈祥在深圳的厂子离颜国忠的很近,两人又都热爱飞机和飞行,常走动。“老颜经营的是环幕投影器材制造企业,但他一直有个心愿——开着自己造的飞机飞上天,把自制飞机做成产业,帮更多想飞的人飞上天”。

  追悼会上,不少飞友从全国各地赶来。西北工业大学的大学生陈墨是受颜国忠资助的人之一。颜国忠无偿赞助了陈墨飞机上的发动机,陈墨于是在大学期间就开着自己造的飞机上了天。今年一毕业,他就来了惠州,要“帮老颜完成遗愿”。

  自制飞机,顾名思义就是个人自己制造的飞机。在美国,自制飞机的注册数量已超过2万架,占美国20余万架通用飞机总数的10%以上。在欧洲,自制飞机在其通航中也占有重要地位。在中国民间,自制飞机的群体也一直都存在,并开始有人将爱好上升为投身的产业。但在目前中国现有的法律和政策框架下,他们在追梦的同时,也经历着现实的困惑。

  想飞的念头像火苗

  颜国忠去世后,他的中学同学在微信群里回忆当年的他。“他利用课余时间做了一个船模,第一次下水是在荔枝公园的人工湖,船开到湖心时遥控失灵,他‘噗通’跳下去把船模捞了回来”。

  

\

  颜国忠出国考察

  颜国忠的家人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飞机的。颜国忠的大姐说,弟弟上小学时,家里有天接到老师电话:“你们家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为什么颜国忠从来不吃早餐?”家里人纳闷,“每天都给零花钱的呀”。

  发现颜国忠经常很晚才回家,家人起了疑心。二姐有天跟踪他,看见他扎进了少年宫。一番盘问,才知道颜国忠把零花钱都省下来搞航模了。少年宫的老师安慰家人:“孩子没学坏,他很有天赋”。

  对航模疯狂热爱的颜国忠在别人眼里一直是个“异类”。颜国忠去世后,深圳实验中学的同学在微信群里回忆当年的他。

  “坐最后一排,话不多。有天上课听到他‘噌噌’不知道捣鼓什么,一回头,发现他居然在刨一颗子弹!”“他利用课余时间做了一个船模,第一次下水是在荔枝公园的人工湖,船开到湖心时遥控失灵,他‘噗通’跳下去把船模捞了回来。”

  一路拿了不少国内外航模大赛的奖项后,颜国忠考上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如愿读了飞机制造专业。大学毕业后,他开起了一家跟飞机无关的企业,但平时的爱好仍是航模。“他想造飞机,想飞,从来没犹豫过。他一辈子做的所有事好像都是为了飞做准备。”颜国忠的太太龙敏说。

  几年前,杨伟民花十多万从国外买来Mini—Max(“小马”)飞机套材,花两年时间组装制作了一架轻型飞机。2010年,他开着这架飞机圆了飞行梦。“上世纪70年代,大家都很重视体育、航空。从小近视,飞行员的梦早早就断送了。我那时参加学校的跳伞队,周末以补习的名义溜出家去跳伞,回来总免不了被父亲一顿打”。

  “颜国忠当时来看我试飞,很兴奋。”杨伟民回忆。他的“壮举”引起了国内不少有飞行梦的飞友注意。陈墨在学校看到新闻,扒到杨伟民的电话就打了过去。“我想造飞机飞上天。”“你轻易不要造。你什么都没有,学生应该好好学习。”杨伟民劈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陈墨没死心,想飞的念头像火苗,摁不灭。“每次看宫崎骏的《天空之城》里飞行员开着木头飞机在空中飞的场景都会激动。”陈墨和杨伟民一样,因为近视,飞行员梦断。“后来想着当不上飞行员,能当维修工,靠近飞机就行。”第一次高考,他报空军航空大学飞机发动机维修与制造专业落榜了,消沉了好一阵。复读又考西北工业大学,没抱什么希望的他却被录取了。“想着此生能当飞机维修工就满足了吧,看到杨伟民的事,念头又燃起。也许我可以自己造一架飞机来开”。

  后来,颜国忠和陈墨都买了Mini—Max飞机套材。“在我的眼里,人类流淌着向往飞行的血液,只是强烈程度不同。很多人不知道凭自己的能力也可以造飞机飞上天。当看到有人这么做,会燃起希望。”杨伟民说。

  “没有人统计过,但中国飞行爱好者数量一定不小。”自制了十几架飞机的何呈祥已经“接待”了全国各地的飞友好几百人。何成祥加入了几个飞机制造者的QQ群,最大的群有2000人,四五百人的群还有五六个。

  “这并不是富人的游戏,这个圈子什么人都有。有高中生,也有七十多岁的大学老师,有农民,也有退役飞行员。”陈墨说。

  给自己造翅膀

  

\

  陈墨自制飞机试飞

  虽然造飞机的过程枯燥、繁琐,但看着一堆堆木材渐渐变成一架飞机,陈墨觉得特别快乐。他说,自己造飞机的状态旁人肯定想象不到,“播着音乐,上蹿下跳,特别享受”。

  据杨伟民观察,爱飞的人分几种。有一种很爱飞也有钱,会去国外买一架现成的,通过各种渠道进到国内。另一种则希望自己亲手造飞机,并不是没钱,只因为喜欢。还有一种人钱不多,但又很想飞,只好自己动手。

  “之前有人尝试造飞机,也有出事的。”成功试飞后,杨伟民创办中华快乐航空网,将记录他制作飞机全过程的资料放到网上。“制造飞机不是一味蛮干,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杨伟民说,他不希望任何造飞机的人出现危险。“这片天空是大家的,有一个人出事,对国家低空域开放、其他人的尝试都不是好事”。

  杨伟民曾看过媒体播放的记录民间飞机自制者的片子,“发动机是自己做的,焊点坑坑洼洼,拿矿泉水瓶灌了汽油当油箱。大家观感是‘你们这帮造飞机的人都是脑子坏了的疯子’。其实用严谨、安全的方法也可以做到,为什么要给大家不靠谱的印象?”

  怎样靠谱?“学习,做好所有准备。”杨伟民从最初的飞航模、飞滑翔伞,又自学空气动力学的知识、飞机制造工艺,“起码要弄明白飞机为什么会飞起来。”他懂英文,买套材前花半年时间研究飞机型号,最后选了一款成熟、保有率高的机型。该型号飞机在世界各地有3500多架,保有良好的飞行安全记录。

  “大家有的造直升机,有的是旋翼、固定翼、三角翼、动力伞、滑翔机等,不同类型价格不等,最贵的是直升机。固定翼最省钱,但需要机场跑道,不可以悬停,一些特定作业要求做不到。”何呈祥说,没有任何专业背景的他,为了造飞机,看书、参加航展、找专业人士请教、跑国外飞机制造厂参观学习。

  对于陈墨来说,即使有大学的专业知识做基础,制作飞机的过程仍花了一年多时间。“主要难度在于要自己想办法。除发动机、螺旋桨、机轮、飞行仪表外,要自己切割材料、制造工具和零部件。就连看似最简单的打孔,要保证打孔角度的精确也不是一件易事,给飞机框架蒙上皮,机体有很多异形的地方,该怎么蒙?”

  

分享到:
0
关键词阅读: 自制飞机 那帮人
热门点击

外籍男带144部iPhone机场闯关 创历史之最

记者从北京海关获悉,日前某外籍男性...[详情]

乘客飞行中拒关手机 殴打安全员致飞机返航

11月13日凌晨,一名男子在北京飞往大...[详情]

落马老虎怎样押解进京:头等舱全部清空隔离

首先要控制住涉事官员,这一步纪检干...[详情]

中国民航反腐:谁是马亚东?谁是潘浩文?

2006年,本是投资经理的潘浩文成立中...[详情]

  • 航空网微博二维码

  • 航空网二维码

  • 航空网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 2014 www.han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航空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14004452号  航空网信箱 cn@hangk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