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频道 > 通航 > 通航产业 > 正文

揭秘中国自制飞机的那帮人

责任编辑:黑鹰  字号:TT

2014-10-21 14   

来源:私人飞机网  我要评论 0

    核心提示:惠州城郊一处空旷的平地上,一栋美式house旁,一间只有一层的厂房就在50米开外。厂房里没开灯,傍晚的阳光透过墙上方的通风口,落在正对门的一架木制飞机上,细密木头纹理的机翼微微泛着光。

\

  自制飞机厂房

  为了从美国买飞机套材,陈墨大学课余一直打工,每周五下午贴膜、卖爆米花、充话费、卖游戏点卡……再加上全部奖学金,陈墨凑齐了2万块首付。“打废了套材就废了,没有犯错的可能”。

  “得知我还差个发动机,老颜把他的无偿给我用。”那时,颜国忠也在制造自己的飞机。“早出晚归,一天都泡在厂房里,有时要忙到后半夜。”龙敏说,丈夫病重时还是天天捣鼓飞机,一如往常。

  “大哥、二哥想让他停下来养着,又生气又心疼。”颜国忠的大姐说,有天大哥开车来看他,车在厂房门口停了几分钟,人没下车就又开走了。“因为弟弟看起来特别开心”。

  “虽然枯燥、繁琐,但看着一堆堆木材渐渐变成一架飞机,让人特别快乐”,陈墨说,“我制作飞机的状态你肯定想象不到——播着音乐,上蹿下跳,特别享受”。

  “合法性”之惑

  杨伟民说,飞行的时间里,这架飞机就像长在身上,他有了翅膀,很自由。“飞行时,只有自己和眼前的广袤世界,我会忍不住想以前很少想的问题,宇宙是什么?我的存在又是什么?”

  去年2月,陈墨第一次开着自己制作的木头飞机上天,却由于误操作差点出事。飞机失速,在距离地面50米的空中转了一个圈,又被拉上去。开到500米,转了三圈以后,他才找到感觉。平安落地后,围观的村民鼓掌:“好!再来一次!”他没犹豫,上去又飞了一次。

  飞是什么感觉?“除了微弱光线中的仪器和双手,没有别的能看;除了自己的勇气,没有别的好盘算;除了扎根在你脑海的那些信仰、面孔和希望,没有别的好思索——这种体验就像你在夜晚发现有陌生人与你并肩而行那般叫人惊讶。你就是那个陌生人。”柏瑞尔马卡姆在《夜航西飞》中这样描述飞行。

  

\

  西安自制飞机玩家陈墨

  “就是这种感觉”,杨伟民说,飞行的时间里,这架飞机就像长在身上,他有了翅膀,很自由。“以前就像在走迷宫,目光永远在眼前的事上。飞行时,只有自己和眼前的广袤世界,我会忍不住想以前很少想的问题,宇宙是什么?我的存在又是什么?”

  “飞行会让人着迷、上瘾,所以有人即使‘黑飞’也想飞。”杨伟民说,对于他们来说,享受飞行的同时,自制飞机的合法性一直是盘旋在心中的一个困惑。

  “自制飞机的飞行合法性是个复杂的问题,主要原因是我国现有法律体系不完善,本身有自相矛盾之处。”通航专家、民航管理干部学院通航系副主任李海鹏介绍,民航口有适航审定、机场管理、飞行标准体系等好几个体系,飞行标准体系中有一项关于“超轻型飞行器”的规定——只要空机重量小于116公斤,时速低于100公里,载人为1人,就无需向空管部门申请适航证,但其他体系并不认可,比如空管规章中规定飞机必须有适航证件,而适航审定体系中,对于自制类航空器的审定却是空白。

  因此,即使自制的飞机符合关于“超轻型飞行器”的规定,也难认定其飞行是“合法的”。

  “在国外,自制飞机被归为实验飞行器,可以发单机适航证,安全由操作者负责。”李海鹏说。

  “美国的自制飞机爱好者在1953年便有了自己的组织——实验飞行器协会(EAA)。每年7月的最后一个星期,这个组织都会在奥什科什市巨大的草坪举行飞机集会。大家开着自己的飞机从四面八方飞来,每次都有超过1万架飞机。”曾参加过这个“飞来者大会”的何呈祥很羡慕。

  “如果想飞,通常是自己找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默默就飞了。其余时间飞机都是停放在库里。”杨伟民说。

  

\

  国内的自制飞机玩家众多

  “不应该将‘黑飞’简单化,一棒子打死。”李海鹏说,如果操作者是为了娱乐、体验飞行,在不危害公众安全的情况下,这样的行为是合理的。

  “愿当一颗垫脚石”

  在李海鹏看来,总有人要先走,一旦政策放开、法律体系完善,再进入就没有先机了。陈墨说,即便时机尚未成熟,颜国忠还是付出了他的全部积蓄。陈墨和颜国忠的中学同学,准备“继续把老颜的事业做下去”。

  在自制飞机的合法性还未解决时,已经有一些自制飞机的爱好者想把它当成产业来做。

  “老颜的想法是减轻爱好者工作强度。”杨伟民说,原先买来的飞机套材是一堆原材料,里面基本没有加工过的东西,颜国忠想先在工厂把这些零部件配齐、原材料用激光切割好,爱好者根据图纸组装就可以了。

  套材之前的图纸是手画的,为了能用自动化的方式来加工套材料,颜国忠用3D建模的方式把图纸重新画了一遍。去世前他一直在忙这些,基本已经完成。

  在朋友眼里,想把自制飞机当成产业做的颜国忠是“执迷”。“政策都没明确,做出来卖给谁?如果出现安全问题,法律责任怎样认定?”

  何呈祥也想继续在自制飞机上投入——回湖南老家弄一个小机场,利用自制飞机提供农药喷洒、施肥、救灾信息提供等服务。但他觉得困难不小,“国家虽然重视通航产业发展,但出台政策的步伐还不够快”。

  

\

  自制飞机试飞

  美国的自制飞机得以大量发展,就得益于相关法律的支持。在陈墨看来,自制飞机是通航产业中不应该被忽视的一块。“可以说,套材飞机的设计者、制造者促进了欧美通航产业的快速发展。一些最新的设计大量在套材飞机中出现,成熟后会应用到商业飞机上”。

  近几年来,通用航空已被国家列入重点扶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深圳也出现了一批依托通用航空产业而发展的公司。据媒体报道,《低空空域管理使用规定》有望在10月发布。随着低空领域开放,通用航空市场或将真正打开。

  “等有一天空域开放,如果我们自己的企业没发展起来,市场就是欧美企业的。如果国家能尽快出台法律,老颜做的事就有了法律依据,可以发展壮大,甚至可以发展自主品牌。”杨伟民说。

  “理念和设计仍然有欠缺,现在就卖产品不太可能。航空是特殊交通手段,可扩展人的能力,同时也延伸了危害社会的程度,在缺乏完善顶层设计的情况下,盲目放松也会带来严重问题,要慎重。国家可能会先尝试局部性放松,随着产业发展再慢慢一步步放开。”李海鹏透露,年底国家可能会出台自制类航空器的相关指导意见。不过,在他看来,中国通航产业的发展不是一两项法规的问题,解决起来没有那么简单。“这可能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到底是市场先行还是政策先行?“即便现在走这条路可能有点太早了,老颜还是将他的全部积蓄拿来做这件事”,陈墨说,他和颜国忠的中学同学准备继续把颜国忠的事业做下去,“我们愿当一颗垫脚石”。

  

\

  “总有人要先走,一旦政策放开、法律体系完善,再进入就没有先机了。现在进入这个产业比较合适,但要做好打三到五年‘持久战’的准备。”在李海鹏看来,一方面产业要通过技术、教育来规范自身,另一方面国家也要不断完善法律。“不是相互对立,而是相互促进”。

分享到:
0
关键词阅读: 自制飞机 那帮人
热门点击

外籍男带144部iPhone机场闯关 创历史之最

记者从北京海关获悉,日前某外籍男性...[详情]

乘客飞行中拒关手机 殴打安全员致飞机返航

11月13日凌晨,一名男子在北京飞往大...[详情]

落马老虎怎样押解进京:头等舱全部清空隔离

首先要控制住涉事官员,这一步纪检干...[详情]

中国民航反腐:谁是马亚东?谁是潘浩文?

2006年,本是投资经理的潘浩文成立中...[详情]

  • 航空网微博二维码

  • 航空网二维码

  • 航空网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 2014 www.han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航空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14004452号  航空网信箱 cn@hangk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