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频道 > 新闻 > 政策规划 > 正文

民用航空器驾驶员和地面教员合格审定规则

责任编辑:刘长卿  字号:TT

2014-10-23 15   

来源:中国民航网  我要评论 0

    核心提示:第四次修订的《民用航空器驾驶员和地面教员合格审定规则》正式施行,诸多媒体相继曝出了关于“新飞行员口音重禁止飞行”的消息。

  新增多人制机组驾驶员执照

  ——飞行人员执照管理体系更加完善

  记者注意到,此次修订在《规则》中新增加了“飞机类别多人制机组驾驶员执照”这一章节,并用六个条款对该类执照的适用范围、资格要求、执照持有人的权利和限制等进行了说明。

  何为多人制机组驾驶员执照?为何要专门在《规则》中用一整个章节来强调该类执照?

  “通俗点儿说,多人制机组驾驶员就是运输航空副驾驶。”民航局飞行标准司通用飞行标准处处长陈广承解释说:“在民用航空运输中,多人制机组驾驶员执照允许驾驶员在多人制机组飞机上行使副驾驶的权利。”

  近年来,随着全球民航业的高速发展,运输航空公司需要大量的适应现代化飞机多人制机组运行的驾驶员,作为对现行执照体系的补充,国际民航组织早在2006年时就在对《国际航空公约》附件1的修订中增加了一种新的飞行驾驶员执照类型--多人制机组驾驶员执照。

  陈广承告诉记者,中国民航近些年保持着持续、快速的发展,但由于我国通用航空业发展滞后等原因,飞行员培养和培训速度,远远赶不上民航飞机增长的速度,加之目前国内外飞行院校输送的民航飞行员全是“半成品”,航空公司还需要花大量的人、财、物,对新进的飞行员进行转机型培训后,才能使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副驾驶,这就让航空公司原本十分紧缺的飞行人才资源更加紧张。鉴于上述现实,中国民航迫切需要寻求一种全新的飞行员培养模式,以满足航空公司发展对人才的需求。于是,中国民航从2007年开始试点培养多人制机组驾驶员,以缓解中国民航对飞行员数量和质量的需求矛盾。

  从实际情况来看,多人制机组驾驶员执照培训可以直接按照副驾驶的职能要求训练驾驶员,在原有副驾驶培训程序的基础上,加强了需要的部分内容,删除了不需要的部分内容,使培训项目更加科学,能够为航空公司提供完成训练后可立即上岗的合格飞行员。相较于原有“私用驾驶员执照-商用驾驶员执照-过渡性训练-机型改装”的传统培训模式,这种模式针对性更强、训练周期更短、更加节省训练经费。

  陈广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传统副驾驶培训模式的周期为15-16个月,且多使用飞机进行训练,使用模拟机训练的时间只占到总训练时间的六分之一左右;而多人制机组驾驶员执照培训将周期缩减到13个月,并且大幅提高了模拟机训练的比重,占到总训练时间的三分之二左右,这大量减少了燃油的消耗,即节能环保,又提高效率。这样一来,每培训一位副驾驶的经费也从120万元降至70万元。

  也正是由于多人制机组驾驶员执照的种种优势,民航局在此次修订中正式将该类执照纳入我国飞行人员执照管理体系中。有业内人士分析,此举将使我国飞行人员执照类型更加完整、更加标准,也有利于我国民航业进一步与国际接轨。

  对飞行员汉语语言能力提出要求

  ——新飞行员需达标局方组织或认可的汉语能力测试

  在此次修订的诸多条款中,当属第61.29条“语言能力要求和无线电通信资格”的规定最受社会媒体的关注。其中提到“按照本规则取得驾驶员执照的人员通过了局方组织或认可的汉语语言能力4级或4级以上测试的,在执照上签注相应的登机,方可在使用汉语进行通信的飞行中进行无线电陆空通信。”这一条,被许多媒体解读成了“新飞行员需达标汉语能力4级”、“飞行员口音重者不能上岗”等。

  事实上,这样的解读并不准确,误读原因就在于没有正确区分“汉语能力4级”与“局方组织或认可的汉语能力4级”这两个概念。

  一般情况下,我们常说的汉语能力4级是指由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推出、教育部考试中心组织实施的国家级汉语综合应用能力测试与评价项目,简称HNC。测试一共分为六个等级,测试内容包括听力、口语和阅读、写作。按汉语4级要求,能用普通话流畅地表达和交流。

  而局方组织或认可的汉语能力4级则是根据国际民航组织的要求、针对航空专业用语专门进行的考试。这种考试中按照语言能力的评定标准划分为六级,分别为次初级、初级、次工作级、工作级、提高级和熟练级,从发音、结构、词汇、流畅程度、理解能力和应对能力六个方面对其进行评估。4级即为工作级,这也是无线电话通讯的最低级别要求。

  记者了解到,航空专业汉语与普通生活汉语在读音上有很大差别,比如用汉语读数字“0”、“1”和“2”,我们通常读为“ling(二声)”、“yi(一声)”和“er(四声)”,但在航空专业汉语中被读作“dong(四声)”、“yao(一声)”和“liang(三声)”。航空专业英语也与普通生活英语读音差别很大,如英文字母A读“alpha”,B读“bravo”,C读“Charlie”,数字“3”不读“three”而是读“tree”;

  针对个别媒体在报道中提到的飞行员把“河南”读成“荷兰”的问题,陈广承告诉记者,其实在实际操作中根本不会出现这种读音。因为在航空专业用语中,飞行员从来不说“河南”,而会说具体的城市名称,比如“郑州”。每一个城市都有对应的机场代码,“郑州”的代码为“ZHCC”,飞行员在与塔台管制员进行通话时,就用这个四字代码来代替“郑州”,而这四字代码读起来的名字是“Zulu hotel charlie charlie”,与“荷兰”这个读音完全不一样。“航空专业用语回避了有些地域不擅长发音的音调,以防止口音引发误听,避免混淆。”

  在修订后的《规则》出台之后,还有一些媒体报道称“修订前的法规对飞行员的无线电通话没有明确要求,对语言方面要求只是能够正常的听说读写即可。”事实上,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能正确读、听、说、写汉语,无影响双向无线电通话的口音和口吃”,这一点秉承了1996年以来的一贯要求,从未变化。“在语言方面,此次修订只是增加了汉语语言能力的要求,其他没有特别的变化。”陈广承说:“由于民航飞行员没必要达到播音员的口语标准,因此对飞行员来说,只要口齿清楚、没有太重的口音即可。”

分享到:
0
热门点击

中国快递公司包下波音改装货机全球七成订单

新的一年,中国快递公司继续“争夺天...[详情]

运-12F获FAA型号合格证 可在全球市场销售

近日,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中航工...[详情]

日媒:中国带火飞机行业 波音空客订单不断

中国最大的廉价航空公司春秋航空的副...[详情]

春秋航空:空客应生产更多飞机 中国有需求

去年12月春秋航空订购了60架空客A320...[详情]

  • 航空网微博二维码

  • 航空网二维码

  • 航空网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 2014 www.han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航空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14004452号  航空网信箱 cn@hangk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