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频道 > 产业 > 防务产业 > 正文

无人机飞行员:操作很乏味 发现目标变疯狂

责任编辑:刘长卿  字号:TT

2014-12-01 10:50   

来源:参考消息  我要评论 0

    核心提示:“捕食者”无人机1995年进入美国空军的无人机机群,阿富汗战争开始后,对这种飞机的采购量出现了井喷。

\

  资料图片:美国空军现役的MQ-9“死神”无人机。

  参考消息网12月1日报道 美国《国防》月刊12月(提前出版)一期刊登题为《由于需求增加,对“捕食者”和“死神”机组人员的培训处于历史最高水平》的文章,全文编译如下:

  教练不乏王牌飞行员

  在一个看上去像小型集装箱的狭小设施内,挤满一排排电子设备和众多显示器,一名飞行员正在练习驾驶MQ-9“死神”无人机,身后是一名教练在进行指导。

  在这名飞行员的右侧,坐着传感器操作员,他的任务是操控“死神”无人机上用来锁定目标的各种摄像头。传感器操作员也在仔细聆听教练的指导。教练俯下身子、不时对视频画面指点一二。

  她说:“你的屏幕看上去出问题了。”随后,她解释如何改善图像质量:“出现这种情况时,你可以这样做。”

  每名操作MQ-1“捕食者”无人机和MQ-9“死神”无人机的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都要在位于新墨西哥州阿拉莫戈多附近的霍洛曼空军基地中完成实际训练和模拟训练。该基地拥有9架“捕食者”和15架“死神”遥控驾驶飞机——空军喜欢用这个词称呼无人机。

  一些空军官员在记者10月走访霍洛曼基地时说,该基地的训练活动表明,对MQ-1和MQ-9这类情报、监视和侦察装备的需求在不断增加,而且他们预计,在不远的将来,这一需求还将继续增加。

  该基地负责4个训练中队的指挥官强调,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让新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作好应对将在战斗中面临的不可预测情况的准备,而无论其是在阿富汗进行监视还是在叙利亚铲除“伊斯兰国”恐怖分子。

  第6侦察中队指挥官、教学员们如何操作“捕食者”无人机的吉姆·普赖斯中校说,不会出现与在霍洛曼基地的训练任务“完全一样的战斗任务”。他说:“必须教他们如何严谨地进行思考、如何应对动态局面……并采取行动,比如‘我应如何确定优先事项?’‘目前应该做什么来实现目标?’”

  训练为期4个月。刚开始,一名飞行员和一名传感器操作员一起在模拟装置上进行训练。然后,学员们转移到地面控制站,练习驾驶一架“捕食者”或“死神”无人机在霍洛曼周围空域飞行。

  然后,他们离开基地,加入作战中队,开始驾驶部署在世界各地的无人机、执行从近距离空中支援到搜集情报的各种任务。

  加拿大航空电子设备(美国)公司的业务经理、MQ-9无人机飞行员教练乔治·斯蒂尔曼说,该公司的承包商负责制定训练课程,在霍洛曼基地的教练中,大约三分之一来自该公司。

  斯蒂尔曼说,霍洛曼基地的4个训练中队都有承包商进驻,他们能够在操作模拟装置和实际飞行时指导学员。

  他说:“为我工作的每个飞行员都是退役老兵,包括很多前空军飞行员,因此,我们能够利用这些经人的宝贵经验。”

  斯蒂尔曼说,美国空军和加拿大航空电子设备公司合作制定用于无人机训练的教学大纲和课程。后者经常发生变化以适应当前需要,今年10月刚发布了新的教学大纲。

  他说,如果空军要为F-16战斗机以前执行过的一套任务制定战术,那么,我可以说,‘嗨,我们以前开F-16就是这么做的’。”加拿大航空电子设备公司的大多数传感器操作员教练也出身战斗机飞行员。

  通用原子能公司的“捕食者”无人机1995年进入美国空军的无人机群,阿富汗战争开始后,后者对这种飞机的采购量出现井喷。2007年,空军开始使用“死神”无人机,其飞行速度、高度及有效载荷是“捕食者”的两倍。

  训练紧张刺激难度大

  随着作战指挥官对MQ-1和MQ-9的需求增加,接受训练的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的数量也在增加。斯蒂尔曼说,2009年至今,毕业生数量增加了4倍多,从最初的136名增至2014年的714名。

  在来到霍洛曼基地前,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要在科罗拉多州的普韦布洛和得克萨斯州兰道夫空军基地接受初级培训,学习使用无人机的基础知识。来到新墨西哥州后,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则会两人搭档,开始在飞行模拟装置上进行训练。

  真实和模拟的地面控制站都有一个操纵杆、油门杆和多于8个的不同辅助显示器。传感器操作员控制“捕食者”的MTS/A型或“死神”的MTS/B型多光谱瞄准系统(这两种系统均由雷神公司制造),使自己能够凭借激光器确定目标并通过光电、微光和红外摄像头进行监控。各台监视器显示不断移动的地图、装在无人机机鼻上的摄像头拍摄或传感器拍摄的视频片断,以及一行行显示飞机及系统状态的数据。

  斯蒂尔曼解释说:“我们没有飞行员通常拥有的各种触觉(例如重力感)……但我们有更多显示屏和反馈机制,让我们知道飞机在做什么。这些显示屏为机组人员成功执行飞行任务提供了必须处理的各种不同信息。”

  数据量之大令人几乎无法掌控。

  斯蒂尔曼说:“信息不是以一种友好的方式呈现给机组人员的。”

  教练詹姆斯在2010年到2013年间曾操纵过MQ-1和MQ-9。

  詹姆斯说,对飞行员而言,最具挑战性的技能之一是学习如何平衡各种任务,例如驾驶飞机、操作不同系统以及与空管员保持联系。

  第9攻击机中队指挥官胡安·托里斯中校说,刚开始在模拟飞行时,飞行员要练习如何操控无人机动作流畅地飞行,否则,就可能中断其卫星联系。在掌握这些基础本领后,飞行员将执行模拟任务,包括情报、监视和侦察、战斗搜救和“空中遮断”。第9中队是该基地训练MQ-9飞行员的两个中队之一。

  詹姆斯说,在模拟装置上的体验与实际操控无人机非常相似。他说:“据我所知,最大的不同很可能就是模拟装置上的图表图形。看一眼(全动作视频),我就知道它是计算机生成的。”

  托里斯说,在霍洛曼基地,学员们主要学习如何驾驶已经升空的无人机。而在内华达州克里奇空军基地,另有一套课程教他们如何起飞和着陆。

  他说,在实际执行任务时,另有一个部署在战区的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团队负责发射和回收无人机。原因之一是无人机与位于美国本土的操作人员间的卫星联系存在2秒延迟。

  托里斯说:“在着陆时必须得到实时反馈,以确保飞机安全着陆。”

  詹姆斯说,开展作战行动前,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要在发射前大约一小时抵达地面控制站,以确保地面控制站处于正常状态。在发射/回收机组进行操作时,飞行机组在一旁观看,然后进行移交。

  詹姆斯说,操作一架“捕食者”或“死神”有时是令人兴奋的,但也有很多等待。在大多数任务的80%时间内,飞行员要一直操作飞机绕圈子,与此同时等待传感器操作员锁定目标。

  他说:“这样一直持续数小时,然后突然间情况有变。例如,我们发现……我们需要跟踪一个人,他上了一辆摩托车,开始在城市中骑行……于是乎,一切都变得疯狂起来。”

  开无人机成热门岗位

  对很多民众而言,“捕食者”和“死神”这两个词会让他们眼前出现致命的无人机发射“地狱火”导弹或危险的飞行事故的画面。

  但普赖斯和托里斯都强调,空军的安全记录正在改善。普赖斯说,无人机每10万飞行小时的事故率低于普通的有人驾驶飞机。

  托里斯说,现在,发射/回收机组中都包括一名安全观察员,以便在情况恶化前确认问题。另外,如果无人机与操作人员间失去卫星联系,飞机还会自动按照一条预先设定的路线飞行,直到机组人员将之回收。

  然而有时候,这些预防措施也会失效。在2013年的一起事故中,在纽约州德拉姆堡附近,空军操作人员训练时失去对一架“死神”的控制。空军作战司令部事故调查委员会的报告称,这架价值1060万美元的飞机坠毁于安大略湖中。

  军方对事故的调查显示,任务控制空勤组注意到这架MQ-9的机载GPS系统出现了问题,并试图操控这架飞机返回惠勒-萨克陆军机场,但飞机中途失去了联系。发射/回收机组试图重新控制这架飞机,“但这架MQ-9的GPS系统和惯性导航系统再次出现故障”。

  政府监察部门4月的一篇报告称,另一个潜在问题是,作战时的快节奏和有时十分紧张的工作状态可能导致机组成员士气低落。

  詹姆斯说,媒体报道夸大了无人机飞行员的不满情绪和机组成员患上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综合征的几率。他说,与任何工作一样,驾驶一架无人机有时也许单调乏味,但最终而言是很有意义的,而且这一工作在空军内部越来越受尊重。

  尽管存在各种问题,但全球对“捕食者”和“死神”等无人机的需求仍在增加。

  斯蒂尔曼说,数十个国家在考虑购买无人机。随着无人机销量增加,训练和模拟产品的潜在市场同样供不应求。

  比如,加拿大航空电子设备公司就同时在霍洛曼基地训练来自英国、意大利和法国的人员。荷兰、澳大利亚和德国目前正与美国空军就代训问题举行谈判。(编译/裘芳)

分享到:
0
热门点击

中国大妈欲陪睡换女儿通关 被美国安局拘捕

中国55岁妇人杨红(音)今年7月与居住在...[详情]

海关傻眼! 香港土豪携200万美元现金赴美

日前有超级华人“土豪”入境美国,带...[详情]

乘客三度登机飞不了 华航客机延误20小时

华航从新加坡起飞到台湾台北的CI754航...[详情]

路透社:中国对部分国产飞机免税惹怒美国

美国周二(8日)向世贸组织(WTO)提起申...[详情]

  • 航空网微博二维码

  • 航空网二维码

  • 航空网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 2014 www.han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航空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14004452号  航空网信箱 cn@hangkong.com